生男生女居然影响婆媳关系

重男轻女可以说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一个陋习了。就是这种陋习现而今仍然存在于很多家庭之中,并且成为了影响婆媳关系的重大问题。

“小芳,明天去做个产检吧,阿姨陪你去。”5月25日早上,刘刚的妈妈笑眯眯地和我商量。“好啊!”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摸摸日益隆起的肚子,我体会到了做母亲的喜悦与骄傲。自从跟刘刚从江苏打工的地方回到安徽老家,刘刚妈妈一直对我很好。

刘刚是家中独子,他父亲去年外出打工,做活时从脚手架上跌下来,不幸去世了。今年春节前夕,正和刘刚商量回谁家过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刘刚妈妈在电话里非常激动:“刚儿啊,领你媳妇一起来咱家过年吧,妈妈好好给她补补,我什么念想都没有,就指着抱孙子了。”

就这样,我随刘刚回了安徽,小半年过去了,虽然安徽离湖北也很近,但***妈怎么也不肯让我回家,怕动了胎气。

第二天,刘刚租车把我们送到了县里。奇怪,阿姨带我在巷子里七拐八拐,却不领我去原来做产检的县人民医院。来到一个小诊所里,阿姨说话了:“小芳,终于有5个月可以查性别了,咱们今天来查查,也好放心。”

虽然知道私底下查胎儿性别不好,但我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反正男孩女孩都是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呢?只是阿姨满脸的紧张,让我心里也不安起来,万一是个女孩,他们母子会怎么想呢?

长不大的孩子

刘刚远远地跟着我们,四处张望,跟个小孩子一样。

看着他满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心里一阵紧似一阵地失望。

2008年8月,我随堂姐到江苏一个服装厂打工,厂子是刘刚一个远房亲戚开的,刘刚在厂里当质检员。刚去那会,我手艺不过关,做出来的衣服总有些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但刘刚从来不会当众说我或者扣钱什么的,总是当场验收通过,暗地里再偷偷塞给我补救一下,甚至直接放在合格品里蒙混过关也是有过的。

他的暗中照顾,我都记在心里,没人的时候,也偷偷给他塞个苹果、香蕉,他总是微微笑着收下,很开心的样子。

慢慢地,我的手艺越来越好,不需要他开后门照顾了,给他送水果的习惯却保持了下来。刘刚长得称不上帅气,但他温和的样子,就跟小弟弟一样,很招人喜欢。

刘刚比我小一岁,那天,我开玩笑地跟他说:“要不你做我弟弟呗,反正水果不会少你的,每天都给你水果吃,好不好?”刘刚却有些生气的样子,板着脸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小孩子!”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生男生女居然影响婆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