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妈妈的双倍精彩

  单身妈妈绝不是我们主张的生活方式,但如果有一天,不得不一个人支撑起家的天空时,与其哀怨愁苦感慨命运,不如相信自己,漂漂亮亮打点好生活。

  快乐的妈妈才会有快乐的孩子

  “谁规定单亲妈妈就一定要做悲情苦命状,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惨。”说这话的时候,文纳的表情里找不到一丝失婚的伤痛,只有一个幸福妈妈的富足。

  有了女儿之后,让文纳“母性大发,看到谁的孩子都喜欢。最庆幸的选择是这辈子拥有了一个孩子,只有孩子能让你感受到什么是天真什么是可爱。”

  女儿徐敏子3岁的时候,文纳成了单亲妈妈,如今已经有8年。

  在离婚的最初,亲朋好友都劝她对女儿隐瞒离婚事实,长大了再说。文纳却还是固执地认为“这是对孩子负责,应让女儿明白父母只是分开生活,但角色及关怀维持不变,让她有安全感以适应未来的单亲生活。”

  文纳原原本本把离婚的真相告诉了那时还只有3岁的女儿。“爸爸妈妈现在不想在一起了,这和你没有关系。我们都爱你,都想要你,只是因为你是女孩子,所以妈妈要了你。你一定不会比别人生活的差……”

  女儿完全能听得懂,文纳这点很自信:“孩子除了生理上的不成熟,你不要去低估她的情商。”

  因为对女儿一切都是透明的,所以,文纳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负担。

  敏子成长得很健康,聪明、性格鲜明、勇敢大方。“她的性格比我好,是个乐天派,整天美滋滋的,是那种没有过多欲望、知足常乐的人。”文纳这样评价女儿。女儿这样的性格,让文纳很放心。“她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好。”

  文纳曾和女儿有过一次谈话:18岁之后,你可以去选择你下一步跟谁在一起。追求更好的生活是人的天性。你爸爸那边条件比妈妈好,你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去找你爸爸,妈妈不会阻拦。

  如今,含金量最高的学位莫过于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因此无论在任何国家,任何行业,只要拥有一个知名学府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头衔都会备受青睐。文纳很早就有读MBA的念头,但为了女儿,深造的事情一再被推迟。

  终于决定不能再拖,年龄越来越大,学习的能力也会下降;女儿也到了差不多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年龄。2003年,文纳把女儿托付给了父母,去了澳大利亚。下狠心走,也是为了给自己和女儿一个更好的未来。

  这一年,文纳在对女儿巨大的思念煎熬中完成了学业。深夜,在遥远的澳大利亚的一艘邮轮上,文纳在灯下给女儿写着一封长长的信。

  朋友们以为文纳在写情书。文纳微笑着说是给女儿写情书。

  她给女儿讲自己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去这么远的地方学习;人为什么要学习;讲在澳洲的经历,开心的和不开心的故事……

  “神经病,写那么长,那么深,女儿能看懂吗?”——又被朋友们开一顿玩笑。

  “总有一天她会看懂的。”文纳还是那么固执地以为。

  女儿从小就由保姆带着,文纳说在生活上她对女儿的照顾不是很多。她非常重视孩子思想的变化,这才是根本。在澳大利亚的日子,文纳对女儿的关注一点也没有放松过,她每个月都会给女儿的班主任打电话,询问女儿的学习思想。

  想孩子想得不得了,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文纳趁暑假回了一次国。她偷偷翻看了女儿的日记——整页摘抄的电影《宝莲灯》的主题曲《想你的365天》的歌词,“她学会了关心人,学会了面对现实和承担责任,让我觉得母女两人的世界也可以过得非常幸福。”

  令人满意的单亲生活并不意味着它是最好的生活选择,爱情带给人的慰藉和支持任何东西都不可替代。文纳交异性朋友,也不避讳女儿,三个人总一起出去玩。“我要找的人,将来不是和我一个人过,是要和我们娘俩过,合不合适,我一个人说了不算数。”

  对自己未来的那个人的要求,文纳一点也不苛刻:他和我的女儿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我就不能去要求人家要像亲生父亲一样对女儿百分百的好。这样,对谁都是负担。

  离过婚的文纳,仍旧相信爱情,而且认定了婚姻里一定要有爱情。而且她也把这种意识潜移默化地灌输给了女儿。她也必须让女儿知道,并不是男人不可靠,而是依靠自己最可靠。

  母爱伟大且不自私。文纳从来不说敏子父亲的坏话,两个人像朋友一样相处。敏子的父亲现在在香港,每当他来北京看望女儿,和女儿在一起亲昵着戏耍,在一旁的文纳是那么安慰。“这种亲情,是永远也割舍不断的。作为母亲,你又怎么能够去残忍割断亲情,这样做既残忍又不明智”。

  当然,文纳也有一个一直无法克服的心理障碍:每当女儿的学校召集家长会、运动会的时候,看到别的同学都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簇拥着,文纳总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在那一刻,我会突然觉得特别对不住孩子”。

  哭过之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文纳心里明白,不快乐的妈妈绝对不会有快乐的孩子。

  选择独立就是选择坚强

  如果我们一直不下决心,我们就一直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如果生活真的发生了改变,我们不也还是要上班、起早、接送孩子?我们依然要和父母一起欢乐,和朋友共同分享。即使对于女人最大的生活改变——婚姻没有了,但是,家还在,我们依然不会放弃生活本身。天空继续湛蓝,阳光依旧灿烂!

  小邱,分明就是这样一个已经学会让快乐延续生活的女人。

  娴静有序,严谨缜密,离婚两年的小邱干练周到。虽然提起属于自己的隐私还是有点忧伤,虽然看到别人幸福的三口之家心里还会有所触痛,但早已决定重新开始生活的小邱,从来都会在触痛之后宽慰自己,既然选择了,就要面对,生活不会亏待任何一个热爱它的人!

  小邱很自制,作为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高级行政主管,她从来都是把公司上下的事安排得很好,从没有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工作,以至于她一个人生活,很久以后同事们才知道。

  小邱是那种不太锋芒的女人,即使自己最难受的时候也要给大家一种非常职业的状态。现在的她已经很习惯一个人和女儿生活了,尽管这中间经历过几乎自己不能承受的所有,但她告诉自己,生活终归要继续,与其愁苦哀怨,不如快快乐乐。

  在曾经三个人的家里,小邱甚至没来得及学会换灯泡。而现在,她不能让女儿害怕,不能在黑暗中继续等了,她要坚强起来。结果,本来纤弱的她既是妈妈又是家里的电工、水暖工;本来就对数字不敏感算不清生活账,如今也练得越来越会理财,越来越精明;本来是一个要人呵护要人宠爱的女人,现在却比谁都清楚,选择自尊独立的同时,也注定要选择能干和坚强。

  最初,只有两个女人的生活确实让小邱不习惯,家里不光是少了一根支柱,重要的是缺少了一个男人。但很快,小邱就适应了这种生活,并且相信,两个女人同样可以把日子过得精彩幸福。

  第一个圣诞节,为了不让女儿孤单,小邱把家里上上下下好好布置了一番,温馨的圣诞气氛从每一个角落恣意弥漫,她不仅邀请了好多自己的朋友参加,还邀请了很多女儿的好朋友,并且亲自开车把这些小朋友一个个接来。那个飘雪的夜,女儿留在脸上、刻在心里的欢乐化解了一个单亲妈妈的所有辛酸和疲劳。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一个女人支撑的家会有种格外特殊的艰难,小邱不这么认为,她始终保持着自己一贯舒缓的生活节奏:“其实我真的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好像从来也不着急,我喜欢一个安逸干净的家,喜欢跟朋友们在一起,所以现在的家就成了朋友经常的聚点。”或许,她是一个需要心灵宁静的女人,这一点,就足以使她快乐。

  小邱现在的家住得较以前远了,但为了不让女儿觉察出生活的变化,不失去最爱的同学和伙伴,她坚持不给女儿转学,宁肯自己辛苦,每天多开上几十分钟的车去接送女儿。能让孩子在属于她自己的圈子里生活,保持先前的轨迹,是后来的她最想要的。

  一直非常敬业的小邱坚持不让私生活打扰工作,从普通员工到高级主管,她觉得女人不仅属于家庭,更应该属于工作,属于自己,属于所有爱自己的人。女人所有的空间都可以相互关联,但却又相对独立。居家的女人柔美温婉,工作的女人坚韧独立,二者合一,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立体女人。

  为了让女儿多接触社会,不让孩子感觉和别的小朋友有什么不同,每逢周末,她一定带着孩子和朋友约好出去玩。开始,孩子会对小邱说:她们班上,也有一些同学是像她这样的。女儿这样说了,小邱记在心里,却仍旧带着孩子去朋友那玩,或者让朋友来自己的家。女儿在和大小朋友的交往中,看到妈妈开朗的笑容和镇定友好的态度以及叔叔阿姨们对待妈妈的好,慢慢地感觉出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妈妈依旧是可爱的妈妈,小朋友们也仍然和自己玩得很好。女儿终于打消了顾虑,恢复了当初的平静和快乐。

  就这样一路走来,小邱真觉得自己和一个三口之家的妈妈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快乐之分,当然,前提是要有一颗平静安详的心。真能做到时,就觉得无所畏惧了。日子依然在流淌,她觉得这样的节奏无论从心境上,还是其他方面已经被自己全盘接受并悉心消化,在生命的这个特殊阶段,只和女儿分任主角的生活竟也可以过得如此满足。

  既然选择了,就要面对,这是小邱的生活哲学,也是她骨子里坚信的顺其自然的道理。有了这样信条的她,现在生活得很快乐,或许,只有真正无忧的女人才能获取这份安宁,那是种真正让旁人羡慕却只可意会的状态。

  成为彼此生活的主角

  当被问起做单亲妈妈几年时,恽泽随口而出:“3年。”不曾想,从2000年2月15日至今已有4年之余。“时间过得真快啊”,恽泽说。忙碌充实并快乐着才能让人不觉得时光飞逝。

  快乐宁静、有条不紊,主人公自始至终只有两个——恽泽和女儿。上初中之后,女儿开始住校,周五回家,星期天下午赶回学校。她们在分离和相依中延续着生活。

  周末,饭桌上的闲聊、超市的乱逛,恽泽和女儿尽情享受着母女俩的亲热时刻。

  有时候,恽泽会不经意地问女儿:“你现在快乐吗?”

  “快乐。”

  “现在这样好吗?”

  “好。”回答听上去很有安慰感。

  是不错,恽泽和女儿一样的感觉,所以她相信女儿的回答。

  像所有的母亲一样,恽泽当初在对待离婚的问题上,首先想到的是孩子,害怕离婚会伤害到孩子。但与其让孩子生活在充满火药味的双亲家庭,还不如一人带着孩子,在宁静的单亲家庭中生活。那一刻,她也决定终止这段婚姻。

  虽然恽泽提起过去的时候,是轻描淡写,但仍能想像到她当时的痛苦。从做妈妈起,恽泽就比别人多一些坎坷:临产前因为胎盘前置成为高危产妇,早早被医生判定“只能活一个,产妇必死”。知道了答案,恽泽也有了坦然。她叮嘱丈夫将来给孩子找个好妈妈,她就放心了。命不该绝,生产的时候母女都平安;本以为这之后会风平浪静,孩子3岁的时候,又生了一场病。那几年,恽泽放弃了工作,整日抱着孩子奔波在大大小小的医院。“我一直是一个特自立的人,所以离婚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生活又重新开始了。恽泽发现,离婚是告别不幸的过去还是痛苦的延伸,完全取决于单亲妈妈的所作所为。

  她希望自己所呈现出来的是正面、乐观的单亲妈妈形象。“除了有时候家里电器什么坏了之类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让我觉得家中缺了男人以外,我和女儿拥有一切正常家庭所具有或不具有的快乐和幸福。”

  快乐妈妈要是一个努力工作的人。这几年,恽泽制作主持的“华夏原创金曲榜”、“欧美流行风”、“音乐大磨坊”、“汽车旋律”等栏目年年获奖,2001年在全国各电视台的综合调查中,“华夏原创金曲榜”和“汽车旋律”节目被评为“最受欢迎的黄金节目”。

  电视上,这个以前最讨厌“车”,因为晕“车”还被叫“晕着”(名字的谐音)的人竟然混进了汽车圈,独立制作的《酷车地带》节目大受好评。

  “我和你,一定要过得快快乐乐的,我们要一起努力。”几年前对女儿说的话已经成为现实。

  女儿小时候很反感恽泽的工作,特别羡慕那种开电梯、做售货员的职业,因为那样可以按时下班。渐渐长大了,女儿理解了妈妈,为妈妈的职业感到骄傲。现在,她经常召集全班同学集体收看《酷车地带》,给妈妈的节目提意见。

  恽泽说,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一点儿也不像妈妈,反而更像是平等的朋友。只要有时间,她就会带女儿出国度假。多一点见识,多一些阅历,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恽泽喜欢购物,去超市的时候恨不得把超市搬回家。这个时候,女儿就会在一旁像大人一样提醒:“这个用不上先不必买,那个太贵了……”看来,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谈到女儿时,恽泽总是很自豪——今年9月就满14岁了,她的作文经常在各种作文比赛中获奖,主演英语话剧,还是学校广播站的小主持人。

  每个周末,都是前夫去学校接女儿。恽泽希望女儿能够得到正常的父爱,鼓励孩子和爸爸来往。节日里,恽泽也会主动让她去陪陪爷爷奶奶。“这样我并没有失去什么,而是得到了一个有健全人格的孩子,这比什么都重要。”

  恽泽不避讳谈论她的前夫,不想给女儿留下错误观念:婚姻结束了,婚姻中的双方就都是不好的。她要让女儿明白:一个人所扮演的角色有很多种,一个人,也许不是一个好丈夫、好妻子,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一个好父亲、好母亲。

  前夫至今未娶,有时候,恽泽和女儿开玩笑:“我和你爸爸复婚得了。”

  “你忘记他原来怎么对你了?”女儿还提醒她呢。孩子的这句话,反而会让恽泽心里没有过多的负担——单亲对女儿的心理不会产生太多的影响和伤害。

  有一次,女儿从父亲那儿回来,显得很生气的样子,说爸爸交了一个女朋友。

  “这很正常。我和你爸爸已经分开了,他总要有个女人来照顾。”

  “道理我也知道,可是心里就是不舒服。”

  过了不久,女儿兴高采烈地告诉恽泽:“爸爸已经和那个女人掰了”。恽泽明白,女儿心里那个永远是三个人的家不可侵犯。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恽泽从心里感到自己现在的快乐——热爱的事业、珍贵的亲情、同事的友善、女儿一天天的长大、一点一滴的进步、越来越强的自立……恽泽在单亲妈妈的生活里愉悦地品尝着生活的点滴。

  当那个“亻”离开

  苏韦是那种一直都有点疯疯癫癫的快乐女子,即使是遭遇婚变,从一个人见人羡的少奶奶,成为现在的色彩形象公司老板,和她的美丽女儿一起,一律都以灿烂笑容示人。惟一的改变是,她将名字,从苏伟改成了苏韦,她的解释是:我曾经能够依靠的人,离开了,现在我要靠的,只有自己。

  苏韦是典型的双子座,她竟这样总结自己的10年婚姻:我是飘忽不定的双子,做事情一向不按正常牌理出牌,可他却是天蝎座,独裁专横,无论什么事情都一板一眼,我们彼此嫌弃了,所以分手是最好的结局。

  自小在广袤的内蒙古草原长大的蒙族女子苏韦,天性中有着那个民族特有的豪爽与大气,她的女儿,承袭了她的美丽和乐观,现在即使很少和爸爸在一起,却无碍这两个漂亮的女人时时处处的快乐,她也相信,妈妈是完全可以给予她成长的幸福的。

  最痛苦只持续三个月

  那是在苏韦还叫苏伟的时候,很年轻很年轻,一个人,从遥远的内蒙古,到了繁嚣的广州,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厂做文员,薪水只有400元,虽然她在大学念的是英文。苏韦很清楚她的劣势,是因为不懂广东话,所以,她只花了4个月,就将广东话练得在舌间流利得“不像话”。

  她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台资公司做秘书,她直接面对的老板,后来成了她的先生。

  她嫁给了在广州遇到的第一个好男人,嫁给了在广州的第一份恋情,可能因为太年轻,也因为感动,苏韦幻想中的婚姻,是比童话还要美好的。

  当然真实的婚姻是不可能像童话中那样,王子公主的幻想戛然而止,在长达10年的婚姻生活中,他们争吵、冷战,她厌倦了少奶奶的生活,想离开,他极力反对,要求与规定颇为苛刻。这个时候,苏韦毅然决定:一定要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

  把解除婚姻提出来,他愤怒到过激地去砸她的车。苏韦在恐惧中度过了最痛苦的3个月,她在他不回家的夜晚,一个人望着窗外月,想了又想—既然两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差别那么大,甚至他专横到要限制她的自由,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这样想通了之后,苏韦搬出了家,通过法律,最终结束了这段漫长而不快乐的婚姻。“女人是一定要到30岁,才会真正明白自己的需要,幸好我比有的女人要勇敢些。我相信自己的能力,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

  找到自己的色彩

  在那痛苦迷茫的3个月,苏韦把自己关在家里,想哭就哭,却没有孤苦无依的感觉。事实上,苏韦在和他“抗争”之前,早已有了傍身之技,那就是,她一直是广州一间色彩工作室的色彩顾问。

  苏韦天性的开朗乐观,使她一直都非常有人缘,在做色彩顾问那段时间,她从不同的渠道获取了太多信息。此后的苏韦,焕发了潜在的公关能力,她自身的魅力,本身就是赚钱的招牌,她有本事将一群又一群女人召集在自己身边,经营着与美丽有关的事业。

  在外面感受的精彩越多,苏韦越不肯回到那个专制的安乐窝,她在决定像娜拉那样离开的时候,因为有前面的铺垫,她知道,即使只是色彩,她也会为自己找到安身之本。

  离婚后,苏韦变得更加容光焕发,女儿是她一定要的,小美美一直是她的小棉袄,是她永远的安慰。虽然有朋友说,离婚女人,带着孩子,会阻碍她寻找新的感情和带来更大的经济压力。苏韦一概不听,女儿是自己最爱的人,她们彼此不能分开。

  要做就做美丽的事

  离婚远没有别人想像的凄凉,事实是,先生离开了别墅,苏韦和女儿留在了原来的家。她希望能够给女儿尽可能多的不变,而所有的“万变”,都由她来承担好了。

  在她的色彩顾问公司,苏韦同时还是首席色彩顾问,她要给她的会员讲课。会员们会问她,为什么要改名字?她很坦然地说,因为我能依靠的人不在我身边了,等什么时候那个Mr.right出现,我再把名字改过来。

  苏韦觉得,以前她什么都靠别人,而现在,靠自己的感觉,实在是美妙十足。

  她仍然想要给自己和女儿最好的生活,她不会因为婚姻的改变而改变自己,这是苏韦从始至终都会坚持的。平时太忙,周末一定是属于女儿的,她们做什么都在一起,包括洗澡。那么小的女儿,也会睁着大眼睛问:妈妈,为什么我的波波比爸爸还小?苏韦大笑,说,没关系,有妈妈呢,长大以后,你一定会比妈妈的还大!

  女儿是苏韦坚强和快乐的理由,其实这个理由,也来自苏韦本身。她们互相给予,相亲相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单身妈妈的双倍精彩